头条搜索

中国电信与移动对SA组网的力挺,对华为与高通来说意味着什么?

2019-08-19 00:39:00    来源:一直喝稀饭

近日,多家新闻媒体报道了“中国电信突破5G商用终端瓶颈 实现SA终端芯片与多厂家系统全面互通”这则新闻。然而这则在笔者看来十分重要的新闻,目前看似已经被大众所忽视了。

前不久,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对5G进行了公开表示:自2020年1月1日起,独立NSA组网的5G手机将不会获得入网许可证,只有支持SA/NSA双模组网的5G手机能够获准上市。而中国电信与中国移动的这两则相关新闻报道,究竟会具有什么样的重要内涵与价值?

中国电信与中国联通的相关举措,虽然只是企业行为,但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因为其巨大的体量与影响力,在实际中产生了巨大的放大效应。而这种放大效能,又将会在华为与高通的5G博弈中,产生重要的战略导向性作用与价值。

本次由中国电信牵头的华为巴龙5000与中兴、爱立信、诺基亚、大唐等企业的系统对接,再结合中国移动对SA/NSA双模组网的5G手机公开表态,无疑将赋能华为5G手机,让其在现阶段的国内市场中具有绝对优势

纵观目前的国内市场,支持NSA+SA组网的双模基带的仅有华为巴龙 5000和高通X55两款基带,但现阶段国内实现大规模商用的仅有华为的巴龙 5000一款。

当然我们也可以看到,现阶段国内市场的5G双模手机也仅有华为Mate 20 X(5G)唯一一款在进行着销售。

虽然前期,小米、OPPO、vivo均表示会推出自己的5G手机,但上述企业无一例外采用的都是高通X50芯片,而高通这款X50芯片,目前只支持NSA组网。

即便目前高通的X55芯片已经可以规模商用,但其还是得经过终端芯片与多厂家系统全面互通的这一阶段,而华为此项工作是由中国电信牵头,自今年3月开始,至7月底才结束的。故此,我们完全可以认为,在双模5G手机上,华为在国内至少已经领先了友商们半年以上的时间。而为什么“终端芯片与多厂家系统全面互通”这则消息非常重要,其实这完全是由运营商网络自身的构成特点所决定的:

对于运营商来说,整个网络的建设虽然是一盘整棋,但在这盘整棋中,是存在较多供应商的,所以运营商必须要考虑入网的5G终端,得在其网络中各个厂家系统中的全面基本互通。

此次由中国电信组织的华为芯片与多厂家的互操作性测试(IoDT:Interoperability and Development Testing)则已经完成了这项工作。互操作性测试指的是测试软件组件在软件组件或系统之间交互,交换数据,互操作和使用数据信息的能力。进行这种类型的测试以确保两个或更多通信软件组件之间的端到端通信按预期工作,而没有任何数据传输缺陷或它们之间的通信困难。

上述这一事实所导致的实际结果,会直接导致华为5G手机在我国市场中(至少半年之上),是根本没有直接对手的,而对于华为这种体量与实力的企业来说,若再给予其市场抢占的先机,其最终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加之华为5G手机昨日(2019.8.16日)已经公开进行了发售(据华为官方宣布,预约量已经超过了100万台)。而这些5G手机的产品销售数量,无疑将会给华为快速带来获得第一手的真实用户信息与问题反馈的机会,从而有利于其二代、三代5G手机的开发与销售。

因此,至少在国内市场,当其他友商可以推出自己的可入网(同时支持NSA与SA组网)一代5G手机时,其面对的极可能将会是华为的2代,甚至3代5G手机,而这种情况的出现,无疑会让其他手机厂商倍感压力。

所以,我们完全可以这么认为,因为中国电信与中国移动对SA组网的力挺,从而使得华为在我国5G手机市场上,开局甚佳,优势强大。同样,在国际市场上,华为的5G手机也会因此而更具竞争力

此次中国电信牵头的系统对接厂家中兴、诺基亚、爱立信、大唐等企业,也是国外5G设备的主流供应商,故此,华为巴龙5000芯片无疑也会因本次系统对接,而在国外形成一定的市场竞争力,因为其毕竟是第一款规模商用的可支持双模的芯片。

而为什么支持双模的巴龙5000芯片,将会给华为带来较高的国外市场竞争力?对此我们就要从NSA与SA组网之间的关系开始说起了:

简单来说,我们可以用土豪和贫民买电脑的例子去说明这个问题:

对于土豪,总是喜欢买市面上最新配置的电脑,因为不差钱,所以土豪一下花个几万块去买最优的电脑,肯定是一点问题都没有,而这样带来的好处是什么?用的肯定是非常爽了,因为所有的配置都是最高档的,都是全新的,故此综合性能也是最强的,而这好比就是5G中的独立组网(SA)。

但对于贫民来说就不一样了,贫民感觉现在的电脑好像有点不够用了,但是又没钱,于是只好在原有的电脑上进行零部件的升级了,所以今天换个内存,明天换个显卡什么的。这样做的效果有没有,肯定是有的,但是其整体效果肯定是没有土豪最新电脑的好,这就好比是5G中的非独立组网(NSA),但NSA其最终的趋势还是往SA方向去的。

所以说,运营商是否采用SA或NSA,主要的原因是因为钱的问题,有钱的运营商可以一步到位,而没钱的只能慢慢来。

因为是升级改造(NSA),所以NSA虽然是省钱了,但是与直接一步购买到位(SA)相比较,所产生的麻烦自然也就多了,因为要用原来的(4G)主体部分,故此就要牵涉到不少需要改造的项目(当然这中间该怎么改造也是个问题,例如是升级内存使得电脑运行的更快,还是升级显卡使得电脑运行的更快...),因此极可能会出现对原有4G基站的改造(变成增强型的4G基站),4G核心网的数据分流,采用部分5G基站等等策略与现象...但最终,还是得完全变成SA,否则这网络的整体效果必然会大打折扣,显示不出5G应有的功能与效果。

正是因为NSA的发展方向,最终是向SA靠近的,故此,对于一般的消费者来说,如果出于不浪费心态的考虑,自然在选择时,会更加偏向于选择同时支持NSA与SA网组的手机了。

而这种消费者购买时心理上所产生的倾向,无疑将会给消费者的整个购买行为带来较大的影响,且又因为此次华为巴龙5000已经通过了主流5G设备厂商(SA)的对接测试,故此,这无疑会成为华为手机在海外贩售时的一个亮点,从而在国际市场上对消费者产生一定程度的购买吸引力。若现在我们再反观高通,则会发现,因为中国电信与中国移动对SA网组的力挺,将会使现在与未来的高通比较烦恼

首先,因为中国相关部门的政策(自2020年1月1日起,独立NSA组网的5G手机将不会获得入网许可证,只有支持SA/NSA双模组网的5G手机能够获准上市),将会迫使国内手机生产厂商无法在国内继续销售其采用高通X50芯片的手机。

而这种情形,无疑将极大减少相关厂商对高通X50芯片的采购,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消减高通芯片的销售市场份额。

其次,若相关厂商还想在国内继续5G手机的生产与销售,那么现在只有两种方法可供选择,一种是等高通X55芯片(同时支持SA和NSA)通过运营商系统的对接(而这估计会是一个相对比较漫长的过程)。

另外一种,即采购华为的巴龙5000,但前提条件是华为是否会对外出售,且若华为对外出售,出售的前提条件又是什么?

当然我们不排除华为会采取对外销售巴龙5000芯片的策略,即对相关厂商的(国外销售)5G手机,出售巴龙5000芯片,且这种情况极有可能会出现,为什么:

因为目前华为还在面临着美国整体制裁的危险,而在华为消费者业务当中占重头比例的手机业务,在海外也依然面临着谷歌生态等全面封杀的危险。

华为手机在海外的市场份额(因为手机生态的原因),若受到谷歌等的持续全面封杀,目前(因为手机生态上的劣势)必然会产生一定程度上的丢失。

然我们应该看到,国内众多有国际竞争力的手机生产厂商,却并未受到谷歌的生态封杀,故此,华为完全可以在封杀情况出现时,有条件的向这些未被封杀的厂商有条件出售自己的芯片,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丢失的市场份额所造成的损失。

当然若针对华为对外销售芯片这种情况,若谷歌再对这些相关厂商采取封杀(例如OPPO,VIVO等采用了华为的5G芯片),那么这众怒犯的就有点大了(因为上述厂家综合起来的市场份额将会极大),所以笔者认为,虽然谷歌有能力这么去做,但实际未必真敢这么去做。

至于华为,因为自己的芯片在国内有了相当的销量,故将会因此而迅速摊平芯片相对的前期成本,最终完全可以以比高通低的多的价格去(有条件)出售自己的相关芯片。

而此时的高通,必然会面临一个相当两难的局面:

若不降价销售芯片,那么则其相应的芯片市场份额将被华为所抢占。

若高通采取降价策略来保市场,则又会面临利润大幅减少的尴尬局面(甚至有可能会产生亏本,因为华为的相关芯片,毕竟有着国内强大的市场数量作为基数保证,从而可以保持其以超低价销售,亦可盈利)。

所以面对华为在国际市场降价销售5G芯片的情况,无论高通跟与不跟,对自己来说,都会产生较大的市场损失。面对华为的挑战,高通又将会如何应对?若从笔者的个人角度上来看,恐怕会很难,因为从趋势上来看,高通后期的道路并不好走

如果高通继续与华为进行合作的话,当然是可以在和华为的友好合作中,继续享受中国这波5G手机红利的。

但由于川建国同志的从中作梗,高通不得已与华为中断了供货关系,从而也拉开了与华为之间激烈竞争的序幕。

根据调查公司IDC的预测:

市场调研机构IDC在“Worldwide Quarterly Mobile Phone Tracker”报告中指出,2019年智能手机全球出货量虽然仍旧会(比去年)下滑,但是随着5G手机逐渐普及,智能手机销量将会逐渐攀升。

根据IDC预测,今年5G手机出货量为670万部,仅为整体出货量(13亿9500万部)的0.5%。相比之下,2019年出售的3G手机数量为5G手机的八倍多,可以看出因为价格高昂,产品数量过少以及5G网络不健全等原因,今年5G手机并非太过强势的产品,4G手机仍旧是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中最受欢迎的产品。但是IDC表示,到2023年,5G手机出货量将达到整体手机出货量的26%。

根据以往的惯例来看,一般来说,手机增长最快的时段是发牌后的3年,比如我国的4G手机,从2013年底开始发牌商用,第二年就发展到上亿用户,而第三年用户数直接达到了4亿户。

因此,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我国的5G手机会在发牌后的3年内(我国5G商用的牌照是在今年6月发放的),达到一个高速增长期。而华为,恰恰因为中国电信与中国移动对SA网组的力挺,在市场上领先了竞争对手至少半年以上的时间。

且华为又会因为其相对较低的芯片成本,从而在国际市场上形成对高通5G(手机)芯片的有利挑战,间接产生了(因谷歌在手机生态上封杀)在国外突围的妙招(以输出芯片代替整体产品输出)。

而上述这些相关信息与可能,最终都必将会给高通的盈利水平带来较为巨大的打击,所以此时若我们对中国电信与中国移动力挺SA网组的消息,再次进行回顾时,将会不难发现:

虽然中国电信与中国移动的相关行为,只是企业行为,但实质上已具有了战略性的意义与价值,而这将会极大的影响到5G手机的未来市场格局。

当然,若我们再结合近期苹果公司以 10 亿美元正式收购英特尔调制解调器芯片业务(开始了自己的5G研发),联发科和三星等公司在芯片方面的快马追赶等消息...对此笔者只能说,高通后期的道路并不好走。

最后,高通,前方的路途很坎坷,一路走好!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热点新闻